亨得利鐘表店
在吉安城的永叔南路A1棟2號門店,坐落著一家亨得利鐘表眼鏡店。55歲的店老板陳銀花熱情干練,她告訴我說,亨得利鐘表眼鏡店在吉安名氣不小,至今已有近百年歷史......

图卢兹对巴黎 www.mspddn.com.cn      

亨得利鐘表合作社車間  

■歐陽躍親文/圖

在吉安城的永叔南路A1棟2號門店,坐落著一家亨得利鐘表眼鏡店。55歲的店老板陳銀花熱情干練,她告訴我說,亨得利鐘表眼鏡店在吉安名氣不小,至今已有近百年歷史。

如此洋氣的店名又有著什么樣的傳奇故事呢?看到我執意要弄清楚這店的歷史,陳銀花特地把今年已經85歲高齡的徐以敬老人請到了店里,老人原是亨得利鐘表眼鏡店的工會主席,耳聰目明精神矍鑠的他徐徐啟口,將老店漸行漸遠的記憶瞬間拉回。

剛解放的吉安城,全市工業產值為445.1萬元,其中私營工業產值達432.49萬元,占91.17%,手工業是全市的經濟支柱。1954年開始,政府對私營工業和手工業進行社會主義改造,在“積極領導、穩步前進”的方針指導下,將分散的手工業組建為公私合營的手工業合作社。散落在吉安城的金華利、中華、大寶齋、文化齋等十余家私營手工鐘表店合營為吉安市鐘表修配社,主營業務就是修理鐘表和銷售眼鏡。1957年,合作社轉為地方國營企業。改制后,企業在“大躍進”的浪潮下,開始自主研發生產鬧鐘,可惜由于技術質量不過關,研發的鬧鐘沒能通過檢測而夭折。

說起亨得利鐘表眼鏡行,徐以敬激動萬分。他說,一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末,企業經營都很火,那時店里由當初的10多人猛增為六七十號人,修理鐘表的師傅就有40來號人。由于全國上下都熱衷戴表,各個省都自主研發了自己的品牌:上海、寶石花、鉆石、春蕾、北京、三菱、孔雀、鐵錨、廬山、西湖……林林總總數不勝數,自然修表的也多,企業效益也跟著見好。企業最紅火的時候,門市部就有兩個,分別設在沿江路305號和354號?;雇蹲式ㄆ鵒嘶緋Ш橢蒲醭?。鐘表社也分設鐘表一社、二社,業務涉及鐘表修理,螺絲加工、眼鏡加工、鐘表翻新等等。

修配社的招牌反反復復易名多次,1966年,鐘表一社二社并入機電設備廠,1972年又分離出來,恢復原鐘表修配社廠名。直至1987年,全國亨得利鐘表行欲擴大規模,與各地鐘表店開展合作,靠大聯強的改革思想使得吉安市鐘表修配社最終易名為“亨得利”鐘表行,成為全國亨得利鐘表行的聯盟商。

陳銀花與亨得利結緣就在1981年,那時企業的名字還叫吉安市鐘表修配社。她們一批企業職工的小孩都被招工補員進了亨得利鐘表眼鏡行。陳銀花回憶道,還是在1938年抗戰時,她爺爺就舉家逃難到吉安。為了讓大兒子學會一技之長,陳銀花的爺爺求修理鐘表的雇主收下了陳銀花的大伯陳金泉學徒。幾年后,陳金泉學成出師,開起了金華利鐘表修理作坊。公私合營后,陳銀花的叔叔、父親也先后學會修理鐘表進社。

隨著改革開放的步伐加快,市場經濟的沖擊勢不可擋。石英電子鐘表的大量涌現,BB機、大哥大(手機)迅速占領時尚前沿,傳統的手工業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境。企業掙扎著熬到1997年再也支撐不下去。全員下崗時,企業領導鄭重地把營業執照交到陳銀花、舒建軍、陳貴花三位女職工手上,希望她們能保住這塊老牌子??擅荒蕓構嗑?,另外兩名女職工還是另謀出路去了。

2002年,陳銀花獨自扛起了“亨得利”這塊牌子,雖然一路走來,酸甜苦辣滋味難訴,但陳銀花還是堅守著,她說:“亨得利這塊牌子不能丟了,因為,它是吉安工業文化不可磨滅的一個符號,更是下崗工人們最溫暖的回憶。”

图卢兹对巴黎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